"一帶一路"推動基礎科學發展 美學者:美國應向中國學習

發布時間:2019-06-27 09:49   來源:中國日報網  

  中國日報網6月25日電“一帶一路”倡議提出6年多來,合作共建碩果累累,有效地打通了沿線很多國家和地區基礎設施建設發展的瓶頸,促進了全球互聯互通,也為全球貿易便利化和經濟增長作出了重要貢獻。美國學者認為,中國雄心勃勃的基礎設施建設計劃不僅僅是物質建設項目,也是知識建設工程。

  美國智庫《外交評論》(FOREIGN POLICY IN FOCUS)網站6月24日刊發韓國亞洲研究所所長貝一明(EMANUEL PASTREICH)教授的文章稱,中國倡導國家之間合作和經濟技術一體化的大規模倡議——“一帶一路”不能簡單地以規模衡量其意義。

  “絲綢之路經濟帶”計劃通過投資設計、建造及運營陸上交通走廊及新型基礎設施加深中國同中亞、俄羅斯、中東和歐洲的聯系,復興在唐朝繁榮興盛、充滿傳奇色彩的絲綢之路。

  “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目的在于實現以中國為起點、途經東南亞、延伸至中東和北非的物流通道及沿線港口的現代化,完成相關基礎設施和設備的升級。“絲綢之路”這一歷史符號起源于古代,當時中國與其他國家開展了深刻的文化交流。

  文章稱,貿易固然是“一帶一路”倡議最核心的關注點,但科學合作也是重要的組成部分。

  今年5月,英國《自然》雜志發表了一系列關于中國“一帶一路”推動國際科學合作的文章稱,除了基礎設施建設和貿易方面的合作,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科學合作也在日益深化。盡管這種全球科學合作的新方式仍在形成之中,但其中心并非人們所熟知的西方精英研究機構,而且不以投資私企、獲取利潤為最終目標。中國科學院在這方面發揮了帶頭作用,最近與意大利的發展中國家科學院(TWAS)開展合作,邀請來自“一帶一路”參與國的200名專家定期來華學習研究。

  貝一明表示,對于較貧窮的國家來說,與水質、交通和能源相關的科學研究具有巨大的吸引力,但引人注目的是,中國很大一部分資金用于純科學研究。中國科學院公報已成為納米技術等先進科學領域工作的主要信息來源。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與霍華德?休斯醫學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共同開發了一種觀察細胞活動的新方法。中科院與烏茲別克斯坦國家植物標本室建立聯系,與蒙古、以色列、哈薩克斯坦開展防治荒漠化項目,與尼泊爾特里布萬大學開展氣候變化研究項目。事實上,氣候變化是中科院研究的一個重要課題。例如,中國與巴西共同建立了一個氣象實驗室,為了解氣候變化的影響而進行天氣監測——這也是一帶一路科研合作項目之一。

  2018年11月4日,40家中國國內外科研機構發起成立“一帶一路”國際科學組織聯盟(ANSO)。聯盟明確表示,其宗旨是“促進經濟與社會的可持續發展”,為“人類共同的未來”開拓“綠色的創新之路”。中科院院長白春禮提出,氣候變化、生物多樣性和疾病防治是國際科學組織聯盟的重點研究課題。

  文章稱,今年4月舉行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強調了數字“一帶一路”建設,旨在加快亞洲地區信息交流的速度和便利程度。該項目的一部分是北斗2號的開發,該全球定位系統已經被巴基斯坦、老撾和泰國采用。

  令人矚目的是,中國將同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庫曼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等國分享衛星數據,打造環境監測共享平臺。

  文章稱,在“一帶一路”倡議大力推進之時,美國地緣政治愿景卻變得越來越孤立、偏執和對抗。

  作者認為,美國政策發生了本質性變化,不再為基礎科學的發展提供支持,而大規模基礎科學研究項目本就需要政府的穩定資助。美國政府拒絕承認氣候變化就是其蔑視科學方法的明證。

  最近,美國前農業部首席科學家蓋爾·A·布坎南(Gale A.Buchanan)和凱瑟琳·E·沃特基(Catherine E.Woteki)聯合在《華盛頓郵報》上發表專欄文章,對政府排斥科學的野蠻行徑表示遺憾。農業部科研項目的預算遭到大幅削減,其主要的兩個研究所也突然受命從華盛頓地區遷往偏遠地帶——關于此事的說明只有寥寥數句,眾多科學家紛紛“主動離職”。

  歸根結底,美國的問題在于它是否有能力停留在未來技術發展的源泉——科學前沿之上。美國人民需要認識到,科學對人類未來至關重要,不要因為驕傲而不愿向中國學習。

  責任編輯:趙子滟

福彩中心开机号牛彩网